Warning: ksort()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, object given in /home/director/pcks1971.com/wp-content/plugins/bbpress/includes/core/template-functions.php on line 316
中國有57個民族 (2/7/2014) – 剛社之友

中國有57個民族 (2/7/2014)

培正同學,紅藍兒女
中國有57個民族 (2/7/2014)

[ditty_news_ticker id=”1305″]
昨天(1/7)令我忽然有一個想法:「中國應該有57個民族」,這第57個民族是甚麼族?這便是「香港族」。
有人會問:何以有此一說?
沒去七一遊行計起來已有11年,當年8964曾出來行多次,之後出席「晚會」。回歸後七一遊行只去過03年那次,其他的則沒有參與。今次又出來行,原因無需細述了。但今次的體會卻令我對「香港族」有極大的感動。
昨天3點20分到銅鑼灣站,當時人頭湧湧,不辨東西,只能跟住人群往前走走停停,心想:在這有如防空洞的地鐵通道,如果空氣唔暢通的話,肯定有事故出現。
上地面已需10分鐘,一出站口雖未算是豁然開朗,但也能大步往前。但不足5分鐘至皇室堡,步伐已減慢,甚至停步。這時不能過馬路直入維園,而要兜糖街一圈,行動緩慢,看看天橋下花圃內的菲傭姐姐,她們自得其樂地在食嘢、聽歌、傾偈,咫尺之遙的一大群人與她們毫不相干。我想:她們可能心中暗笑,我哋已經有民選總統多年啦,乜你哋所謂國際大都會仲要上街爭取嘅咩?
接近4點,終於入到維園(當然是行行停停),這時天降甘霖。友人見前面後生仔冇帶傘,照頭淋,立即遮他,年青人有禮地回應一句:唔該 ! 環觀四周,大部分是年輕一輩,多是結伴而來,有充滿陽剛氣的全男班(仍在討論昨晚世界杯的賽果)、有嬌柔的幾個女孩子、有手牽手的情侶、有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,全家出動 ; 一對夫婦帶著3個小學2至4年級左右的孩子,還有幾個老外;相對如我般老鬼卻不多。大家默默地舉起傘,不怕雨打,不怕弄濕衣衫。我想:有這麼多青年人出嚟行,負責任的政府一定要小心處理,因為佢哋唔會似我哋「氣衰力弱」,顧慮多多;相反佢哋血氣方剛、易衝動、更易受煽動,故政府只是一如以往的回應:政府會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,政府會聆聽市民的心聲。我話:危矣 !
香港夏天的天氣常是如此:陽光猛烈,轉眼天陰,驟雨徐來。雨點不大不小的下了十餘分鐘後天又放晴,這場及時雨令暑氣略消(因人太多,除暑氣外更多的是人氣,故暑氣難消)。輾轉進入維園草地,地方大了,容納的人更多了。心想暗想:不久可出發了吧 ! 但,這時來的是一場大雨,有傘都濕,幸好這時地方寬敞,各人有充足的空閒舉傘、佇立、靜默、守候,任他淒風苦雨,也要撐住,大伙兒絲毫沒有離開的意圖。
雨停,大會說要我們久候的原因:是警方不肯開放東行線(事後得知警方不開的原因是恐防有突發事件,可使用此行車線應急云云),故鼓動我們大叫:開路 ! 開路 !
見到久違的女皇像,心中百感交集:香港回歸是值得慶賀之事,因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中國人,回歸祖國懷抱怎不令人興奮 ! 香港自1842年南京條約割讓與英國,1997年回歸,英國統治香港共155年,市民生活愉快、安定。祖國的政權更迭、內戰、政治鬥爭、文化革命、八九事件等等,香港都有影響甚或港人親身參與。如孫中山先生1923年在港大的講詞提及:「從前人人問我,你的革命思想從何而來?我今直答之:革命思想正乃從香港而來,從香港此一殖民地而來。三十年前肆業香港,暇時輒閑步於市街,見其秩序井然,建築閎美,無有干擾,嚮往不已。每年回敝鄉香山兩次,兩地相較,情況迴異。」若無香港,何來中山革命。而港人親身參與自不勝枚舉。中央政府回歸時的豪情壯志:英國人得的,中國人一定得 ! 事實當真如此簡單?西環張的高調介入,一改其多位前任。一本所謂的白皮書,樑丑盡顯,千人法律界無聲遊行。在香港工作五年的中聯辦主任姜恩柱有句名言:香港是一本很難讀懂的書。信焉?中央有誰讀懂這本書?
呀 ! 想得太多了,終於在經過女皇像出馬路了。一出維園,看看錶,七時零五分。My God ! 唔經唔覺在維園有3個多鐘。右邊馬路已封,盡目所見全是精神抖擻、神情嚴肅的警方精英。我想(我都唔知點解咁多嘢諗):佢哋如果唔係警察的話會唔會加入遊行行列?
行不遠,要轉入怡和街,人流極多,行得極慢,其中一個原因是左面泊滿多輛警方巴士,兩邊的店鋪不少已關門,而食肆則顧客極多,不少是遊行人士,從何得知?從手上傳單、臂上貼紙可知。值得一提的是:街上的垃圾筒堆滿水樽、紙巾、盛食物的發泡膠,可見遊行人士極之自律 ; 在維園等候時,不少青年將抹汗後的紙巾塞入空樽內,然後放入垃圾筒。慢步如蝸牛轉出軒尼詩道。整條軒尼詩道滿是不同政黨、組織在嗌咪,拿著膠箱在籌款。我又諗:
「籌款」合法的嗎?有向社會福利署申請?我當然唔會咁戇居問他們,唔怕俾人炳咩。途經鵝鵛橋巴士站,這裡設有個聖約翰醫療隊,只見年輕的隊員在閒聊,并無任何工作。再往前走,疲累、腰痛、饑 ! 中午只是小吃,以往6時許應可回家吃飯,現根本不可能。一看錶,8時30分,幸好不遠處有港人熟識的大家樂,立即與友人入去醫肚。裡面全是大家不認識的自己友。可能你會問:自己友怎會不認識?事實確是如此。因大家同心做一件事,但卻互不認識。
自己友很有默契,食完即走,一來讓位與下一個,二來是繼續未完的行程是也。
出了大家樂,原來已9時15分,遊行人潮仍然不絕,往前走到灣仔地鐵站,9時30分,我們無奈地離開人群,因明天要6時爬起床返工。
地鐵、西鐵、接駁巴士,踏入家門已是10時55分。回想今午2時出門,用了近9個鐘才可回家。忽發奇想:出了銅鑼灣地鐵站,向維園走要用5小時30分兜一圈才到灣仔地鐵站;若當時向後走,由銅鑼灣地鐵站向灣仔地鐵站,2千多公尺步行肯定不用半個鐘。
清末著名的「公車上書」,是指清朝光緒二十一年(1895年),康有為率同梁啟超等1200名舉人於北京聯名上書光緒皇帝,反對在甲午戰爭中敗於日本的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《馬關條約》。「五四運動」發生於1919年的5月4日,事件起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完結後舉行的巴黎和會,列強把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。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衞國家利益,北京大學等十三所院校3000餘名學生因而上街遊行表達不滿。這兩次遊行均影響深遠。
可憐的香港一族,遊行人數動輒幾萬、十幾萬,甚至幾十萬,得到的回響卻極度有限。遊行尾段民陣說警方發言人話:在維園出發遊行人士高峰期有9萬8千人。這是我們為甚麼要入維園的原因。我為那不知名的警方發言人感到可悲。他可能很高興深得語言偽術要旨,創立了好一個所謂「高峰期」,我想問:甚麼時期是高峰期?3至4點?抑或4至5點?難道警方不開路讓遊行人士不能暢快地步出維園便是高峰期?????????

今次參與遊行花費,去程(隧巴加地鐵)25.1,回程(地鐵加西鐵)28,約53元,時間約9小時(無價),想問問所謂建制派的鄭耀棠、譚耀宗,你們若搞一個冇任何表演,齋行的遊行,有多少人願意花錢花時間參與?
中共中央政治局於建黨93周年紀念日,開除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上將黨籍,理由是他貪污受賄 ; 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落馬,原因是貪污受賄 ; 軍中肅貪,4少將落馬。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貪污將提上日程表,原因如同一轍。有報章報導:早前有一趙姓女子涉嫌在港開設8個銀行户口洗黑錢100億,最後該名女子棄保3000萬僭逃。徐上將老婆姓趙。中國貪官匿藏外國無數,受賄賩贜款無數。當某領導人上台時,豪情壯志地說:誓要剷除貪污 !做了10年總理的朱鎔基曾有名言:反腐敗要先打老虎後打狼,對老虎絕不能姑息養奸,準備好100口棺材,也有一口是我的。朱總安在?貪官卻越打越多。習主席手握黨政軍經濟安全大權,矢言打虎,一兩三個所謂大老虎落馬,蟻民即額手稱慶,主席英明,中央為民除奸。我想問習主席:你打得多少隻老虎、大老虎、超級老虎,一虎死眾虎生,并且還有數之不盡的豺狼呢。
一句講晒:這是制度問題,沒有人民、報章監察政府及公職人員,即使有10個習近平,即使有更多的權力,貪官仍是打之不盡的 !
民主、普選、言論自由的概念,有如潘多拉的盒子般,是不能收回的了。不少應聲蟲說:特首選舉要符合基本法。2012年10月9日,爭取女童讀書權利的馬拉拉在乘校車回家途中,遭到塔利班槍手暗殺,頭部和頸部中槍,一度情況危殆。原因是塔利班不准女性受教育,在塔利班統治下這便是法律。但這樣的法律要不要守呢?韓非子《五蠹》謂:“世異則事異”,“事異則備變”。二千多年前的古人比我們還要聰明。
每年均回澳探老媽子數次,一次她與我閒談:香港一有甚麽事便遊行示威,你看我們澳門多和諧。劉曉波關你哋咩事?我沒有和她爭辯。我只是說:若你的兒子是劉曉波,你會怎樣做。
老媽子無言以對。我想請問葉劉淑儀、陳鑑林、葉國謙若你們的子女如李旺陽、蔣捷連般死得不明不白時,你們會體諒、同情丁子霖嗎?
九七後每日可批150人入境,簡單運算:120(當每日人數)*365*17=744600人已來港,溝淡港人堅守原則的人數,還是受堅持原則的香港族同化?
我申報利益:我是既得利益者 —- 小弟薪高糧準,無炒魷之懼(但我不是公務員),老婆外有一子一女,仔CU畢業,女HKU畢業。本人得閒買吓股票,六合彩彩池有幾千萬,全城哄動之際,又會買番三兩條,發吓夢(當然只是為馬會基金略盡綿力);看看哪間銀行的迎新禮品吸引,啱用,又會申請多一張;間中約三幾老友食飯吹水自然少不免,故小弟是典型老餅的香港一族。我肯定不如葉朗程(蘋果日報金融版專欄作家)般倜儻,揸BMW又或AUDI(以他33歲的金融才俊,應該不會揸BENZ吧) 我揸我的HONDA。
回家路,長漫漫(民主路亦如此),一上地鐵及西鐵,又見青少年做番低頭一族,這亦是典型血氣方剛的香港一族。無論老中青,平日各忙各的,但一到關鍵時刻,不論認識的,不認識的,我們都站出來表態,因為我們都是「香港族」!
香港一族 (寫於腰仍痛的2/7/2014)

後記:香港族原來會變的,變得為理想、原則而更堅持、更團結。連續多天在酷熱下、在下雨天(雷暴下,旺角正在下雨) 撐起遮,撐起香港本土的良知,我為香港人鼓掌 ! 我身為香港人而自豪 !! 經此一役,我相信:香港一定會變,一定會變得更好 !!! (30/9/2014 21時22分)

30/9/2014 22時
重看舊文:「我想:有這麼多青年人出嚟行,負責任的政府一定要小心處理,因為佢哋唔會似我哋「氣衰力弱」,顧慮多多;相反佢哋血氣方剛、易衝動、更易受煽動,故政府只是一如以往的回應:政府會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,政府會聆聽市民的心聲。我話:危矣 !」 (引自中國有57個民族)
不幸言中,今次佔港非由三子主導,而是後生仔。舊文甚多典故及歷史,可作一節歷史課。哈哈 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
Skip to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