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道生 之 拋磚引玉的體會 (9)

培正同學,紅藍兒女

( 先作更正,上兩篇提到四十幾年前中一夏令班中文的一篇文章:「綠蔭樹下,蟬鳴聲中,我們最好讀書……」作者是孫福熙,篇名是:夏天的生活。小弟原來記錯作者姓名幾十年,現在網絡真方便啊 ! )
昨晚(9/8) 一眾同窗出席林為柱來港之飯聚,為柱幼女嬌俏可人,尤其難得的是除懂用筷子夾菜外,更用普通話與一眾世叔伯、姨姨溝通,使德華姨也竭力用平生所學不鹹不淡的普通話與她對答。當中少不免的是談往事,說欷歔—因任教我們的老師不少已駕鶴歸西矣。
一席12人竟喝了3瓶紅酒(有些只飲橙汁),不可不謂犀利,看熊光滿面通紅便知大家興盡而歸的了 !

說了不少學生的事蹟,且讓我談談多年來所記得一些學生的名字。猶記得第一年出來教書,因學校是新開的,故暑假便要返校收新生,改插班生的試卷。一天早上在校門口,看見兩父子急步前來,樣子像極了,小伙子十分粗壯,戇戇的,一看便猜到為人單純。他的父親和我打過招呼後便打開兒子小六的成績表,表示想轉讀我校中一。他的成績如何我已忘記得一乾二淨,但他的名字卻至今仍清楚記得—-他叫「巴士」,英文名字是bus。當時不禁想笑出來,但這肯定無禮表現,唯有強忍。該生後來轉校成功,各位都估到他叫這名的原因,但我認為佢老豆未免太不用心了,故這樣的名肯定給同學取笑。有一個男孩叫玉松,名字本不錯,但卻和肉蟲同音,加上姓萬,整個姓名一起讀來是不是令人……另一位女生的父母定非廣東人,因她的姓名是邱寧。現今仍在校的一位男生叫區雲X。仍記得一位常常掛上笑臉,戴上厚厚鏡片的女孩名字叫娛親。意思清晰,就好像蜑家(水上人) 改女兒的名字叫帶娣(弟也)、來娣般質樸,毫不掩飾父母的期盼。曾有一段日子學校有三個陳國強,幸好在不同班、不同身材,有高的陳國強;肥的陳國強;矮的陳國強;而我仍一位同學也叫陳國強。說起改名字,當然是父毋對孩子的期望、期盼,意思定是好的,但除了意思好之外,怎樣讀起來聲音鏗鏘呢?這便和調(音條)聲有關。普通話只有四聲,而廣州話有九聲(故老外學普通話易過學廣州話),聲調(音掉)略咬不準便產生許多笑話。又仍記得多年前利智來港選亞姐,她是北方人,廣州話當然說得不好。她對主持說:你哋咁樣笑一定有好多陰謀。此話一出,立即令電視機旁仍觀眾笑到氣絕身亡,因為她將謀字講成"毛 "音。廣州話難學可見一斑。
那麼,怎樣才聲音鏗鏘呢?試試讀這名—-林琴南。講快啲真係唔知你噏乜。因這三個聲全是「陽聲」,陽聲低沉,相對陰聲則清脆。你讀讀「澤 」「棉 」「華 」「雯 」;「光 」「康 」「莊 」「生 」哪一組好聽呢?當然是……我的名字是我亞爺取的。哈哈 !!!!!!!!!!!!

欲知後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 何道生 10-8–2013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
Skip to toolbar